首页    
>>More
分页共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一页
2006-09-04  21:52
开学了

八月的前一半借着考试玩玩闹闹,然后得到了结果。
后一半粗粗浅浅看完四本专业书,权当放松。游泳也长进不少。

九月第一个周一,起了凉风,夏日几乎捱到了头。
校园里那一批生涩脸孔如季候风般准时涌入。
裹着军装绿与汗臭味的嘈杂最是一切开始的味道。

拿笔画计划表,一排就满满当当,直到明年一月。
下边的四个多月突然清晰起来,显得格外有意义。
明日开始拎电脑包扮白领早出晚归。心安理得。皆大欢喜。


 @ 21:52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4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8-07  23:06
终于没闷起来的小报告

夜色里美术馆边的星巴克露台,安静有风。
足够看云中月影,回忆中学时代的事情。
与这个现代城的小浪漫发生七日交集,作结于此,算得上成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考试从主题变成了伴奏,只两天时间就顺利完成。
鸟人妹妹帮我看考场订酒店,还请我吃饭,好感动哦,哈哈。
考试本身不觉多好,也不觉得不好,好平静的感觉。

然后就到了happy hours。见到好多新朋友。
有领我逛街的好脾气的弟弟小卫,请我吃上海菜的好温柔的小黄瓜。
开车载我们、唱歌好听的Jet,还有大名鼎鼎、肤色超好的羽西。
(我嘴好甜噢,大家是不是对偶好失望)
反正这一篇已然这样鸟,所以结尾是(煽情的):
三木、Jimmy、Niko,我爱你们!!!


 @ 23:06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2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7-13  10:55
那时 夏天

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一棵梧桐树,每到夏天就顶着一头浓密的叶子。
树上有蝉,树下有小蚂蚁爬来爬去。地上总是被水泼得湿漉漉的。
早上我在树荫下写作业,或者发呆。下午太阳射下来,就躲去别的小孩家里了。

我那条街上有两个姐姐。住得远的那个总是一副小公主的样子,我爱她干净又漂亮,身上味道也很好闻。
每天早上一睁开眼,我就迫不急待的跑去她家,咚咚咚蹦上二楼,叫她起床。
有时候我就让她继续睡,自己很得意地呆在她的身边,幻想这是我的屋子。
她家后边是公园,可以看到湖和小山,所以我也爱在阳台上安静地坐一会儿,吹风。
另一个姐姐就住我家对门,又聪明又爱玩,是所有人的大姐头。
她家四口人挤在一间小屋子里,墙壁糊满各式报纸,还有需要梯子爬上去的暗楼。
我大概有一半的时间偏去挤在那间小屋子里,顶着一把吱嘎响的吊扇。
用很大的白色粗瓷杯子喝凉水,混在她家人里大口嚼着西瓜。
不知道为什么我成天腻在那里,直到她爸妈跟我说要我到她家当小孩。
我和她偷偷亲过嘴,然后就忘掉一阵子,而且感到很安心。

夏天的傍晚,每个小孩都在洗澡后被冰片粉扑成一只小冬瓜。
各家门前摆满竹床。晚饭时上边放着凉拌黄瓜、蕃茄、毛豆、清炒苦瓜、蒜泥白肉,和绿豆稀饭。
饭后我们要么凑在一起打牌,要么就去有电视机的家里看连续剧。
《射雕英雄传》、《八仙过海》、《侠女十三妹》都是这么着看完的。
我有时候在自家的大树下玩鹅毛扇扮孔明,前拍拍,后拍拍,但更多是自在地躺别人家的竹床上。
守到九点钟电视播得差不多的时候再找几个人一起到处晃荡,暗夜里胡乱跑一阵,到眼皮打架才爬回自己床上睡了。

想起那时的夏天,似乎不曾有这般闷热,人和人都在一起。
如今每个熟悉的滋味都勾起那段绿色的往昔,而一个个曾经亲昵的人们早已彼此散失了。


 @ 10:55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1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7-04  11:01
endless summer

每个清晨,看那热辣辣的太阳开始爬上天去,就叹了口气。
然后汗液慢慢从毛孔里渗出来,和衣服粘到一起。
开始涂防晒霜,穿短裤和背心出门。硬着头皮挤公汽。

时间开始倒数,反复读同一本书,每小时都在看钟。
常在下午去游泳,心里数着数,默默不断往返。
好在有冰啤酒和世界杯。还可以看意大利或者葡萄牙。

这些天有两次准备写博客,一个是看到何勇专访,一个是送别小弟。
都是写到一半搁起来,好像看到早上的太阳一样,泄了气。


 @ 11:01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0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6-10  22:47
游泳

每天都有记笔记,贴在英文的Zorpia上。
而每天都无话可记,好像漫长的游泳赛。


水底安静、单调、澄澈。


 @ 22:47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4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6-02  10:02
the Judas Gospel

如今真出了《犹大福音》,怎么看都是一场阴谋。
相信四福音书,那么犹大是阴谋。耶稣受难,而后复生。
两千年来,背负叛徒之名的犹太后裔四散流离,今尤未止。

用碳元素追溯至公元三世纪的《犹大福音》讲述完全不同的故事。
破碎的沙皮纸上工整地记录耶稣如何感受犹大的勇气,并委以重任。
肉体消亡是精神长存的前提。犹大被选为最后的那个推手。
只有耶稣知道。他说,你将比他们都更伟大,你会上天堂。
这部重见天日的福音书在耶稣受难后嘎然而止。没有复生。

叛徒变为圣人,这样的平反几乎有矫往过正之嫌。
宗教与历史总被过度诠释。我们总是相信乐于听到的那一个。
人及自然的选择让这一切有了来由与形状。
而那些未曾被选择有可能性究竟又有何意义呢?
它们消失于历史,仿似自安其命。

今天面对这一卷突然出现的故草纸,可珍视的是普世的差异与宽容。
它让我们回忆不断重复沾满血泪的宗教行进史。那个毁灭异已的旧意志。
旦愿已空前进步的智慧与力量终可安慰我们内心,不再因恐惧而相互残杀。


 @ 10:02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2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5-31  20:27
端午

七点回家,还有壮丽的夕阳。
城郊道路宽阔,凉风驰畅。金黄中一片通透。
心情大好,抛下日间疲惫。

吃饭的时候,放力宏多年前的精选集。
又听回干净的声音,简单的旋律。加杂点点记忆。
和爸妈说话时,皆是如此美好背景。

然后,写字读书。天全黑下来。


 @ 20:27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1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4-20  18:43
遗忘之前 回忆以后

是斑驳的旧黑白胶片。列车奔驰。
一直开到恩施州的山林里去。
然后,我走进一间小木屋。
他俯身趴在单人床上,看不见脸。
墙上挂着我的照片。

金色的阳光从窗口斜斜地射下来。
空气涨满干燥的夏天的味道。
我安静地站在原地。

下一秒开始奔跑,去赶每天一班的返程列车。
脑子里空空的,这是本能般的机械运动。
而通往车站的小路一直延伸下去。没有尽头。


 @ 18:43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3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4-03  00:47
break time 0:00

零点的时候,到凉台吹风。
星光很淡,见不到月亮。
不远处黑漆漆的湖面,风从那边来。

小区里的路灯安静地亮着。
胸膛在薄线衫下起伏。深呼吸。
晚风里似乎有熟悉的味道。
很多种记忆同时涌起,又一起消失。

然后剩下空空的自己。
一小段留白的时光。


 @ 00:47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1) | 引用Trackback(1) | 编辑 

2006-03-20  20:40
你是甜蜜的

考过一场八小时的试,人就被掏空了。
只觉得世界安静,节奏渐慢。感观放大开来。

走出教室的时候,开始落雨。
大颗大颗地打在头顶,背包,以及树叶上。
仿佛小时候养的大白蚕啃着它的晚餐。
泥土的味道翻上来,直扑鼻腔。

这几天一直在脑海里勾勒一个人。
打上暖黄的灯光,去掉距离,实实地贴着。
用摄氏三十七度溶化一切语言。
这是欲望,也成了暖箱。

毕竟只是早春。
手臂的皮肤在绿帆布外套下感觉到微凉的风。
我每天只吸一支烟。待它茫茫地布满味蕾。
然后此刻添加了存在感。可以安心。

欲望有很多个出口。别的却未见得。
我在怀疑,描摹那张脸孔的起由。
或者是为了那双眼睛里的温柔。

我以为我会忘记那些不必要的小动作。
低密的私语。不时贴紧的身体。多少个曾经。
却在未来不断置身的惘然里,默默把它们一一拾起。
巧克力般的往事。禁锢的人是可耻的。

走到家门前的时候,雨渐渐收住。
小鸟儿自顾自地鸣叫着。
我终于在心里向你认了错。
在这个偏头痛的黄昏雨后。


 @ 20:40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3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