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  
>>More
分页共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
2006-03-18  00:47
一个朋友

两年前那个寂寞的热季,我认识了小Y。
初见他穿蓝色的衬衫,安静地站在人流里。
我下意识地绕过他,去麦记默默喝完一杯水。
然后走去他身边说,你好。

他笑容温暖,伸手可及。
从此一起吃过很多次饭,看过很多场电影。
我们总是开暧昧的玩笑。于是很多东西也不再当真。

然后,彼此先后恋爱,联络渐稀。
至今晚心血来潮般地隔桌相对,或已不止半年。
他好像直接从记忆里跳出来,却说我变了好多。
我摸着新理的短发说,可怜睡眠不足,每日梦游。
然后叉开所有话题,注意力集中于馅饼,以及沙拉。

走出餐馆的时候,我开始吸烟。覆盖每一个味蕾。
在最后一秒笑嘻嘻地说,不再回来,网上联系。
转身跳上回家的公交车。隔窗道别。

我陷在靠窗的座位里打盹。
眼前光影变幻,心却慢慢沉下去。
会再见么?或者要不要发绝情短信后扔掉电话卡来煽情?
在这样莫名的悲伤中,我亦开始对自己陌生。
再不能问,也不用听。

下一站,耳边开始听到几个高中女生。
她们声音清脆,兴致高昂。
我突然在这样的热闹里舒了心,睡了过去。


 @ 00:47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5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3-15  22:32
五七怀念

今天是她走的第五个七天。
母亲清晨去墓地烧纸。我匆匆去学校。

晚上独自在家,却突然对着她的相片哭了。
只是抬眼望到她的笑脸,那么亲切。

然后坐在这里暗自心惊。
眼泪。这么久来的第一次。
如今真应了那列车中人一般迟钝。

我大约会一直内疚于那个无情的年纪。
以及怯懦的成长期。甚至是内疚本身。
不如说与你,我最深埋的记忆,我爱你。


 @ 22:32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5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3-11  23:19
大风吹

春天来的时候,大家都忙碌起来。
睡眠有限的日子,诸多感受便成了逝去的瞬间。

其实大约人人都喜欢向一个目标奔跑的感觉。
看那很厚的大书被划得花花绿绿,只觉得很爽。
在公汽上和手机下国际象棋也成了有趣的事情。

每周放风的时候是周五晚上。
去健身房流汗,再约同学喝酒。
坐轻轨回家的时候,看一路流火。

SAM在香港。独自旅行。
昨夜打来电话,让我听到黄耀明。
两分十四秒。同样没有说话。
那一刻很希望,也身在那里。


 @ 23:19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10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3-05  15:43
coerced by SAM

I'm not wordless.
I'm not thoughtless.
I'm screezed.
I'm prompted.

Things are getting real.
The application and tests.
I know I can do this.

God bless everyone.


 @ 15:43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3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2-05  16:48
似水流年

这年过得,淡出鸟来。
不想看,不想吃,不想睡。
人也似乎无情。于是不想博。

三儿回汉,迎来送去,颠倒两昼夜。
除夕看四面烟火,猝然消失于夜幕。
红瓦覆白两次,漫天飞絮。

读《突然独身》一次,brokeback mountain第二次。
看brokeback mountain两次,crash一次。
其间内心或曾暗涌,终不至眼底潮湿。

蒜也去南国,行前吃饭,平淡如常。
在去的车上翻看《今生今世》,精致的文字如今凭多几分刺眼。
太过多情也教人起腻,满纸感慨让眼睛一并乏了。
多情大半自负。如不娇情,也没有绝对的离愁。

谢谢三儿帮我弄了题头的图片。


 @ 16:48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1) | 引用Trackback(1) | 编辑 

2006-01-20  00:20
沉静的黑社会

一百分钟的《黑社会》持续着舒缓的音乐。
这是一个有无数细致毛孔的沉默的大兽。
乱狷的生命被它无声地毁至齑粉。
用石头砸下去的时候,一下接着一下。
却意外地教人内心平静。
注意到一旁的猴。

沉默与细节是巨大的力量。
生活的某种核心气质。让人驯服。
于是有了冷静的目光。
欣赏黑色,以及毁灭。
或者北野武与久石让。

在道德与价值之外,是难测的人性。
不断教人困惑惊讶的人性。
你说出一点,就错过更多。
很多的时候,只能沉默。
满满的,沉默。


 @ 00:20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6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6-01-09  16:45
南国 初见南国

去广州。
每个朋友都跑来说。
要小心哇。

我已经很害怕了呢。

一礼拜后就回。
偶什么人啊。
完全冒得问题撒。
吼吼。


 @ 16:45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7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